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學長學姐
和部分學生一樣,陳建宏當初選填大學志願時並非完全出於自己的意願。陳建宏從高中就對語言有著高度興趣,儘管初心只是因為英文成績比同學好,但隨著學習加深,也慢慢培養出這方面的興趣與能力,「那時候自己也想念語言類的東西,可是礙於父母覺得語言出路不廣,而且家裡剛好開工廠,有自己的公司,希望我們去做一些商業方面的事情。」於是報考中山大學企業管理學系與財務管理學系(財管系),最後選擇進入他認為課程相對專業的財管系。
訪談當日,吳蕙如剛要結束兩個月的產假。儘管脫離工作岡位多日,她仍自在地進出辦公室,毫不陌生,面對夥伴與志工毫不生澀,就像是沒離開過似的。
數位經濟的時代中,廣告行銷產業發展越趨蓬勃,因此職務缺口也越來越多,並誕生許多新興的專業經理人,提供客戶廣告相關服務。從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系畢業的林歆之,目前就是擔任廣告行銷公司的廣告企劃,專職操作YAHOO的「原生廣告」。
自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系畢業後,王怡婷找到一份在生態農場做行銷專員的工作;工作至今才一年多,她已經累積了豐厚的經驗。從蔬果行銷、開發通路到訪視農民等業務,王怡婷都曾經手過,已經相當熟悉蔬果產銷的過程。來自產銷第一線、與菜價近身搏鬥,可以說是王怡婷的職場寫照。
畢業於國立中山大學中國語文系的Sara,在快要大學畢業時,發現同學們都在準備考研究所或是公職,她卻仍在摸索自己未來的出路。摸索過程中,Sara一度以為自己對廣告有興趣,而決定延畢在中山大學修行銷傳播所的課程,順便在補習班補傳播研究所的課程,準備考研究所。
台灣的大專院校近期吹起創業風,而學院也隨之轉變為新創企業的孵化器,透過開設新型的創業課程與計劃、開闢實驗場域、協助媒合資源,鼓勵學生落實想法、育成創業團隊。在這波創業浪潮之下,眾人聚焦於創業成功的團隊,賦予創業家的光環,關注如何成功的方法。然而,我們卻忽略了創業團隊立足的基礎、關鍵技術如何養成以及創業過程的艱辛。
「常常跟家人出去玩,所以對台灣各個景點很熟悉,喜歡出遊的時候歡樂的感覺。」今年剛從中山大學政治經濟系畢業的李念芸笑道。個性開朗活潑的她,因從小常跟家人一起出遊而愛上旅遊,也喜歡與人互動。畢業之後,李念芸沒有選擇繼續升學,或是像部分同學一樣考公務員考試。她直接進入社會工作,並選擇了看起來與她大學科系專業無直接相關的工作—旅行社業務員。
謝懿慧從大學到研究所都在國立中山大學讀書。大學時攻讀中文系,研究所則轉向社會學。2012年,謝懿慧從研究所畢業,目前在財團法人中華飲食文化基金會擔任專員,至今已經工作約4年。
就讀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的張紋瑄,目前正在德國當交換學生。雖然張紋瑄就讀的是一般高中,但從高中時期就想從事創作的她,在高二升高三的暑假,就開始去畫室學畫。由於練習時間短,在考前只練好了炭筆和素描,生命中的第一幅水墨畫甚至是在考場中完成。張紋瑄認為,練好繪畫的基本功,只是幫助你拿到進入大學的門票,最重要的是進入大學之後,有空間可以創作、有人可以討論創作,因為高超的畫技,並不等於會創作。
「To boldly go 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楊鵬宇說道。在衣服上的皺褶是一個微不足道、不起眼的小缺陷,只需要拿起熨斗來回幾回就可以將它撫平。在我們的一生中也充滿著許許多多的皺褶,但人生的皺褶並不是都能迎刃而解。中山大學資訊工程學系的畢業生楊鵬宇及江孟修透過梳理相關的經驗,分享自己如何迎風破浪,面對挫折也不畏懼。
2008年自國立中山大學經濟學研究所畢業的陳冠任,應研究所之邀,回到母校參與「所友職涯座談」,分享他在台灣念博士班的心路歷程與從事學(經濟學)的現況。陳冠任於國立中山大學經濟學研究所取得碩士後,即進入國立台灣大學經濟學研究所博士班就讀。博士班畢業後,緊接著就進入了中央研究院擔任博士後研究員,最後進入私立輔仁大學經濟學系任教,擔任專任助理教授,其專攻的研究領域為總體經濟學、景氣循環理論、國際經濟學。
吳國偉,畢業於國立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下簡稱為亞太所),從教學助理的實習,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發展目標。吳國偉目前於國立高雄餐旅大學通識中心擔任助理教授,教授社會科學概論、經濟與生活等社會科學領域之通識課程。
「這份工作如果持續下去,我要怎麼想像自己五年後的模樣?我又能給社會什麼貢獻?」余典錡基於這樣的信念,從塗料公司業務,踏入公務人生。雖然,當初的業務工作底薪三萬七千元加上季獎金一萬五千元,對於人文科系畢業的社會新鮮人來說,是個不錯的開始,但余典錡覺得,自己的人生應該可以更不一樣。
「大家知道台灣有哪些NGO嗎?」畢業於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下簡稱政研所)的蕭嘉倫詢問台下的同學。目前任職於台灣民主基金會,擔任國際合作組助理研究員的蕭嘉倫向大家說明,她所任職的台灣民主基金會,其實不完全算是NGO,而是半官方的機構,主要是以推動民主在全世界發展為組織理念。
目前任職於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擔任法官一職的管安露,於101年畢業於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法律組博士班(下簡稱亞太所)。管安露表示,大學時她主修法律,大學畢業那年便考上司法官。投入職場後,感覺自己所學仍有不足,因此在碩士班、博士班進入亞太所主修法律組,希望藉此拓展視野、提升能力。她認為,能在踏進職場後,還有機會回學校深造,是人生中難能可貴的事!
「你心中的記者是什麼模樣呢?是抽著菸,坐在打字機前趕稿;是穿的西裝筆挺,拿著麥克風在電視機上報導新聞;還是拿著攝影機記錄下新聞畫面?」自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畢業林彥彤問道,「抑或是少時不念書,長大當記者?」彥彤學姐林彥彤以開玩笑的口吻和台下的學生這麼說道,引起一陣哄堂大笑。
「我想要出國留學有一些不一樣的人生體驗。」、「我想要出國留學見見世界,培養國際觀。」常常是一些對國外生活有憧憬的學生的內心話。而即將從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UCSD)生物工程系取得博士學位的魏群樹,他的初衷並非如此簡單。在台灣交通大學畢業之後,才出國留學的他,有什麼不一樣的視野,讓他能進入世界第19名頂尖大學淬鍊自己?
「如果沒有回來唸教育所博士班,我現在不知道在哪個地方流浪!」對於何曉琪來說,走入學術研究之路的這個彎,其實走得崎嶇。但,何曉琪表示,至今回想起來,卻相當感恩的享受活在當下的每個瞬間,正如何曉琪抱持的信念:「每個人的生命經驗是不可能複製的,但可以透過別人的分享得到一些秘訣,而這或許是有用的。你不會知道為甚麼你會存在,但正因為不知道,所以才要更努力活出自己的價值!」
中山大學經濟學研究所的畢業所友馮振杰,目前是上海銀行信託部資產運用經理,回到母校以「金融業的職場人生」為題,與經濟所的學生分享自身的職涯經驗。
日前國立中山大學音樂系邀請到《The Pure純粹人聲樂團》(以下簡稱《The Pure》)音樂總監兼樂團成員的潘絃融返回母校演講,分享他在阿卡貝拉樂團的經驗,以及如何演唱阿卡貝拉(Acappella),潘絃融現場指導中山音樂系的阿卡貝拉樂團,示範演唱技巧,演講尾聲《The Pure》現場獻唱,合聲極美妙,台下反應熱烈,演講熱鬧收場。